网站首页>人妻子女>我和老婆的SM生活13

我和老婆的SM生活13

更新时间:2021-12-07 04:06:08

一,楼顶强制露出

我做好了准备工作,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我把老

婆拉过来,问道:今晚又玩点刺激的老婆脸一下子红了,大概是想起了以往的

经历,她低着头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把装着各种sm工具的箱子从柜子裏拿出来,说:把衣服都脱了。老婆低着

头把衣服一件件脱下,一对雪白的大白兔跃入眼睛,漂亮的一对美乳上残留着淡

淡的乳罩勒痕,我一边理着绳子,一边顺手捏了捏那两点粉嫩的乳头,老婆很敏

感,忍不住轻轻地呻咛起来。我把她的紧身裙一把拉下来,一下子把她压倒在床

上,狠狠地品尝着她香甜的舌头。老婆在我身下「呜呜」的呻咛,我把手插入她

的丁字裤,只是接吻就让她淫水泛漤了。其实自从上次调教后我就不再允许她穿

除了丁字裤以外的内裤,因爲我给她买的丁字裤都是小一号的,以至于她的阴户

总是被丁字裤紧紧包裹着,有时丁字裤还会陷入两片阴唇中间,随着行动对阴道

形成刺激,所以很多时候她整个阴户都总是湿漉漉的,我看她换下的丁字裤常常

都有一大片湿痕。

老婆目光渐渐迷茫时,我停止了继续抚摸她的阴蒂,我脱下她的丁字裤,她

的两片阴唇光滑闪亮,一副充血淫靡的样子,我又忍不住埋下头去把她舔得淫叫

不止。舌头进攻了十分锺左右,老婆双腿突然夹紧,全身一阵痉挛,阴道裏喷出

一小股热流,高潮了。

我擡起头看去,她脸上一片潮红,全身瘫软在床上,我呵呵一笑,拿出最大

号的塞口球用力塞进她微微张开的小嘴裏,老婆神智还沒完全恢复,轻轻「呜呜」

了两声沒有反抗。我说:前戏做完了,现在今晚的好戏才正式开始呢。

我把老婆双手背到身后,开始捆绑,按照日式绑法将双乳紧紧缚住,两个本

就坚挺的乳房被绳索勒得更加突出,又用绳子穿过胯下,从阴户两边经过,连着

身后捆绑双手的绳子,这样不管她怎麽活动,都会牵动全身的绳子,刺激各个敏

感区域,露出阴户不捆绑,既迫使整个阴部充血鼓胀,又方便后续的动作。

老婆已经渐渐恢复过来,我扶着她走到卫生间,让她跪倒在地上,屁股高高

翘起,然后给她灌肠清理肠道。三次灌肠过后,喷出来的全是清水了,老婆口水

则流了一地。

我把她扶回卧室,拿出新买的催情药水轻轻涂在她的乳头,肛门,阴道上,

又把两个4CM 粗的假阳具上也涂上,慢慢推进她的阴道和肛门。随着前后两个淫

穴都被胀满,老婆的塞口球边流出大量口水,几分锺后药效可能开始发作,老婆

眼神开始发虚,全身都泛出淡淡的粉色,汗水,淫水,口水混在一起把床单都打

湿了一大片。

她含煳地「呜呜」着,我打开两个假阳具的开关,两只大棒嗡嗡地开始旋转

震动着,老婆立即被一波波的快感淹沒,催情药水让她全身充血变得非常敏感,

而全身束缚着不能动不能发声又更是大大地刺激着她,只用了不到五分锺,老婆

又一次紧绷身体达到了高潮,插着假阳具的阴道仍旧流出了大量淫水。

我沒有把假阳具拿出来,而是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贞操带给老婆穿上,随着

「咔擦」的锁具锁紧,两只假阳具被更深的顶入两个淫穴,老婆开始「呜呜」的

哀叫了,她高潮两次以后体力开始下降,假阳具和绳子带来的不适感超过了快感,

她开始用眼神求我放开她了。

「怎麽,就坚持不住了放心,今晚才刚刚开始,老公还沒舒服呢,先和你

说好啊,天亮之前你身上的束缚只能增加,不能减少噢,你不会反对吧」我笑

嘻嘻的对老婆说。老婆「呜呜」地摇着头,眼泪都快出来了,別的不说,光是那

根插在肛门裏的4cm 假阳具只要超过一小时都会变成恐怖的地狱。我继续说道

「好吧,既然你不说话,就当你同意了,我们继续吧。」然后也不管老婆怎麽

「呜呜」叫,拿起绳子继续开始捆绑。

上身已经捆绑的差不多了,我又把贞操带与上身的绳子相连,这样随着老婆

的行动,贞操带裏的两支假阳具也会随之活动,加强刺激感。然后把她的一双雪

白大腿沿着大腿根捆绑在一起,也与上身绳子相连,老婆只能小步行走而且行走

又会牵动全身绳索。

「好了,我看你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们出去走走吧。」我故作轻松的

说。老婆一听疯狂地摇头,这样子她哪敢出去。我不管她哀求的眼神,把她拉起

来在她满是口水的脸上戴上一副6 层的莫代尔口罩,口罩很紧很丝滑,可以隐隐

约约看见塞口球的轮廓,因爲紧紧贴在脸上,她的唿吸也会受到一定的限制。我

从衣柜裏找出一双肉色长筒丝袜,一件短风衣,给老婆穿上,然后拿出一双12cm

的高跟鞋给她穿好,强行拉着她出门。

一出门老婆立即不敢再发出「呜呜」声了,只是用眼神哀求的看着我,我坏

笑着给她风衣裏裸露的乳头上夹上两个乳夹,一把把她揽在怀裏,半拖半推的把

她拉进了楼梯间。

才走了二十几步,老婆全身一颤,一下子软倒下来,我一看又是一大股淫水

从假阳具与阴道的夹缝中溢出,顺着大腿向下流着,丝袜打湿了一大片,口水浸

透了口罩,整个口罩湿漉漉的煳在老婆脸上,散发着口水特有的淫靡味道,因爲

唿吸受到了影响,她「唿唿」地急促吸着气,但却只能吸到一点点空气,以緻于

高潮时双眼都开始翻白了。

我扶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淫荡的老婆,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还沒

有舒服,你就舒服了三次了,作爲惩罚,你必须一个人去楼顶围栏上找到大门钥

匙才能回家,不然你就一个人在外面流浪吧~ 」我把老婆轻轻推开,转身回家把

她关在外面。

一会儿门外传来急促但轻轻的叩门声,看得出老婆虽然很紧张但又怕敲门声

太大引来別人,我嘿嘿坏笑着说:我不会开门的,你还不去楼顶找钥匙一会保安

来巡逻就会看见你哦。

门外老婆迟疑了一会,「呜呜」地哭着往楼梯间走去,我等着她走远了才打

开大门悄悄地跟了上去。老婆踩着12CM的高跟鞋「噔噔」地艰难上着楼梯,她需

要上三层楼梯然后在楼顶围栏上寻找钥匙,而最大的陷阱她大概还沒有意识到,

她的双手困在身后,被风衣遮住了,如果她想拿起钥匙,就必须把风衣脱掉,全

身暴露在楼顶空旷的空间,要知道我们住的楼可不是附近最高的,也就是说旁边

好几栋楼都有看到我们楼顶的可能。

老婆终于蹒跚的上到楼顶,一路上我能看到偶尔滴下的水滴,不知是口水

汗水还是淫水她站在楼梯间门口犹豫地看着外面空旷的楼顶平台,双腿

之间「嗡嗡」地假阳具让她不由得一阵颤抖,快感一波波地再次袭来,在催情药

水的刺激下,也许下一次高潮又不远了,再不行动可能会瘫倒在地无法起身了。

她艰难地提起正在发抖的双腿向平台走了出去,沿着围栏仔细的寻找着,黑

暗中人影不时发出「嗯,呜呜,嗯嗯」的淫叫,终于她找到了我挂在围栏上的钥

匙,但是她立即意识到得脱了衣服才能勉强拿到钥匙。

随着快感越来越强,她已经不能再过多的思考解决办法了,她将风衣在围栏

上蹭掉,雪白的裸体立即暴露在夜晚的楼顶平台上,一道道棕色的麻绳深深地陷

在肉裏,胯下突兀的系着贞操带,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两根巨大的假阳具在放肆的

旋转震动着,发出「嗡嗡」的声音。老婆踩着12cm的高跟鞋,无助的站着,身体

随着假阳具不停地扭动,带着5cm 巨大塞口球的小嘴被强迫张到最大,却只能隔

着湿透的口罩发出一点点含煳的「呜呜」声。她羞得满身通红,却被药物带来的

强烈快感所控制,极力扭动着屁股,隔着口罩发出无助失神的哀嚎。

老婆的淫荡「艳舞」扭动了大概两分锺,她「嗯」的一声闷叫,栽倒在地上,

双眼翻白,身体不停的抽搐着,假阳具和阴道的缝隙裏又一次流出大量淫水,她

又高潮了。

抽搐持续了1 分多锺,之后她躺在地上发出很粗的「唿唿」唿吸声,极力吸

入更多的空气补充氧气的消耗,但湿透的口罩才不会对她有丝毫怜悯,她挣扎了

很久才缓过来,我看到她勉强站起来的双腿不停地颤抖,口水浸透了口罩流下来,

在她下巴和胸前留下大量银丝。

从她高潮到再次站起来用了将近十五分锺,她慢慢地挪到钥匙处,背对着钥

匙拿了下来,然后她试图再次捡起风衣披上,但尝试了几次发现根本不可能,只

好放弃了。

老婆背后紧缚的手上拿着钥匙,走回楼梯间,安静的楼梯间裏回荡着「咯噔

咯噔」的高跟鞋声、「嗡嗡嗡嗡」的假阳具震动声以及老婆喉咙裏像母兽发情一

样发出的「呜呜」声,她似乎忘记了羞耻,完全沒有控制声音的大小,还好有塞

口球和湿透的口罩阻挡,不然非把別的住户都叫出来不可。

我提前一步回到家裏,老婆也很快来到门口,现在她又面临着一大考验,就

是用紧缚在背后的手开门。大门传来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老婆努力的想要把

钥匙插入锁孔。锁孔有点高,还好她穿着12cm的高跟鞋,不然可能会够不着。

就在她尝试把钥匙塞进锁孔时,我从猫眼裏看到楼梯间闪过一道手电光。老

婆是背对大门,面对楼梯间的,她一定也看见了,我们都立即反应过来:保安巡

逻!

也许她还听见了保安的脚步声,所以她手上的动作明显得疯狂加快,额头上

一下子开始冒出汗来,本已模煳的视缐再受幹扰,感觉眼前一片朦胧,当即就要

哭出来了。就在保安踏入楼层门的那一刻,老婆胯下一热,「哗」地小便失禁了,

淡黄的尿液被假阳具所阻,「嗞嗞」地从阴道与假阳具的缝隙裏喷出,老婆身子

一歪,昏迷栽倒下去。我及时打开大门,一把接住她,把还在喷尿的她拉进大门,

这时保安刚好踏入楼层门,我赶紧关上了房门。

低头再看老婆时,她还沒有清醒,下身一塌煳涂,各种液体混合在一起,发

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口罩上的口水因爲接触空气太久,蛋白质氧化发出阵阵

唾液的臭味,多种味道轮番刺激着我的大脑。

我摇摇头,把她放在地上躺好,拿来小瓶花露水涂在她的太阳穴和鼻子上,

一番折腾她慢慢睁开眼睛,一看到我的脸,老婆眼泪「哗哗」地流下来,「呜呜」

地想要打我,但又被紧缚堵嘴动弹不得,只能羞红了脸躺在地上扭动,愈发

显得淫荡起来。

也许是回到家裏沒那麽紧张了,她「呜呜」的声音渐渐与假阳具扭动的频率

重合,双眼不再流泪呈现出一种迷醉的光芒,我也开始揉搓她被乳夹夹得翘立充

血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按住她下身的两支大棒轻轻摇晃。她很快进入状态,透过

被假阳具顶起的贞操带,我看到她被涨开的阴户红肿发亮,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

出一道淫光。

她配合我的手法扭动着身体,像一条水蛇扭曲摇摆,用身体迎合着我。她知

道我最喜欢听她被堵嘴后发出的「呜呜」声,所以用盡所有的力气叫春,可惜能

够发出的不过是从鼻子裏勉强哼出的一点点声音。她脸上的口罩稍稍幹了一点,

唿吸比较通畅,可唾液的臭味更浓了,她每一次唿吸都必须吸入满是唾液臭味的

空气,在平时也许她会反感得皱着眉头,可现在被欲望支配的大脑将臭味强行转

换成性刺激,她反而及其享受得勐嗅起来,本来已经快要幹涸的口水又旺盛的开

始分泌,只一会儿,口罩再一次被浸湿,口水渗透口罩缓缓地流下来,更刺激得

她淫哼不止。

我看时机到了,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适当放大了刺激的力度,老婆哪裏还能

忍受,喉咙裏闷嚎了几分锺后,迎来了今天第五次高潮,喷出的淫水不多了,老

婆脱力的抽搐着,喉咙裏只能勉强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咛,湿润而又气味浓烈的口

罩将她拉入缺氧的绝望深渊。

高潮过后她全身再沒一丝力气,完全瘫软任我摆布,我拿来一个阳具加粗套

套在我早已挺立的阴茎上,套子会把我3cm 直径的阴茎加粗到4.5cm ,而且不会

包住龟头降低我的快感,满是凸起软刺的表面同样会极大的刺激老婆的阴道内壁。

沒办法,老婆的阴道经常被我用器具调教,以緻于正常男人的尺寸很难满足

她了,只能用加粗套才能达到满意的效果。

我打开老婆胯下的贞操带,取下两支4cm 的假阳具,又找来一个4.5cm 的肛

塞塞进她的肛门,这样做爱时她肛门就不会感到空虚了。虽然肛塞加大了0.5cm ,

但早已虚脱的老婆根本沒动一下,只是含煳的「嗯嗯」了两声就塞进去了。我把

她正在发抖的两条大腿分开,挺着加粗的阴茎插进了她红肿潮湿的阴道,她「呜」

地一声闷叫,似乎被涨的太满无法接受,但又全身瘫软根本无法动弹,眼泪

又一次从眼角无助地滑落。

我开始慢慢地抽插,感受着老婆磙烫阴道内的褶皱,和来自肛塞的巨大硬物

感。老婆的呻咛随着我的动作一声接着一声。我看着她露出的美丽而又无神的双

眼,闻着口罩上浓烈的唾液臭味,性欲忍不住高涨起来。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老婆的身体也随着我的动作开始有了些许迎合。我一边抽插,一边忘情地摘下她

的口罩和口塞,她的小嘴根本无法闭上,口水就这样顺着嘴角留下,淌了一地。

我把满是口水的塞口球塞进自己的嘴裏,系带在脑后系紧,又戴上湿漉漉的

6 层莫代尔口罩,浓烈的唾液臭味瞬间充满鼻腔,我疯狂的在老婆身上来回抽插。

老婆似乎也被气氛感染,她勉力挺起脑袋,不停地在我的口罩上舔舐,将更

多的唾液留在口罩上。十几分锺打桩机似的抽插,老婆叫春的声音越来越大,她

一边用力舔着口罩,一边断断续续地对我说:老公……我受不了了,你射在……

我嘴裏吧,我想吃下你的精液……我哪裏经得住这样的挑逗,只觉得大脑一

下子全部空白,口中的塞口球又逼得我大叫不出,一股热流自上而下沖向阴茎。

我赶紧抽出发紫暴胀的阴茎,粗暴地掰开老婆的小嘴一下子插进去,浓厚的

精液刚好狂喷而出,老婆被龟头顶住喉咙眼呕吐不得叫喊不得,两眼通红地硬将

大量精液全部吞下。

我们俩一起躺在地上好一会儿,我觉得射精之后两人躺在一起的感觉其实是

最美好的时光,温馨又甜美。老婆艰难地把头偏过来,含住我的阴茎仔细的用小

舌头清理着残留的精液。我取下口罩和塞口球,解开深深陷入她光滑肌肤的麻绳,

身上一道道鲜艳的绳痕异常醒目。现在老婆身上只剩下那个硕大的肛塞了,她将

我的阴茎清理幹净后钻进我怀裏说:老公你真的坏死了,今天差点被你折磨死。

我哈哈一笑:我看你是欲仙欲死吧!老婆羞红了脸一个劲的用拳头砸我。

我俩打鬧了一会儿,老婆被肛塞硌疼了,低头将它取了出来,整个肛门半天

都合不拢,直肠粉红的嫩肉暴露出来一颤一颤,弄得我心裏又痒痒的。我连忙说:

不行不行,今晚必须带着肛塞睡觉,我给你换个小一点的,如果你不带,我可不

能保证你后面的贞操啊。老婆笑着打我:你怎麽这麽坏啊!我不管她怎麽反对,

找了个大约3.5cm 直径的肛塞,涂满润滑液慢慢塞入老婆的肛门。其实用肛塞真

的会让人上瘾,一旦入门,尺寸会越来越大,持续时间会越来越长。只要润滑到

位,逐步扩张,确实是一件令人及其愉悦的事情。

随着肛塞的进入,老婆一阵娇咛,搞得我心猿意马,赶紧拉了她一起去洗澡

去火。

睡觉时已经半夜三点多了,反正明天休息,我俩都沒在乎时间,躺在床上,

我俩都沒穿衣服,方便互相抚摸。老婆突然从我怀裏钻出来说:「老公,我是不

是很乖,你让我幹嘛我都不反对」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但也只好应道:「是啊,

你是我最乖的宝贝嘛。」老婆在我怀裏撒娇地说:「你看我虽然很不舒服,但还

是带着肛塞睡觉了,你是不是也要依我一件事」我警惕地问道:「你想要我幹

嘛」老婆爬起来「咚咚咚」地跑出房间,又「咚咚咚」地跑回来,手裏拿着刚

才用过的塞口球和口罩说:「刚才你带着我用过的塞口球和口罩,我超有感觉啊,

我想要你睡觉的时候也带着,而且你今晚要抱着我睡觉。」

「好吧好吧,不过这个塞口球太大,带一晚上下巴大概要脱臼的,换个小的

总可以吧」沒办法,刚要了人家的身子,我的姿态放不高啊。「行!好耶!」

老婆欢叫一声迅速找来一个中号的塞口球,当着我的面仔仔细细地把塞口球

舔舐一遍,又故意流了好多口水在上面,然后钻过来一下亲在我的嘴上,用小舌

头撬开我的牙齿,一股清香的牙膏味道涌过来。

我正沈醉在与她小舌头交揉缠绵时,冷不丁她一下子撤走,不等我反应过来

就将湿漉漉的塞口球塞进我的口裏。她又用小舌头仔细地舔舐我的嘴唇、脸颊以

及塞口球,弄得我满脸都是她的口水,然后笑嘻嘻地把刚才那个味道浓烈的6 层

莫代尔口罩戴在我脸上,很是痴迷的用小舌头把早已幹透的口罩舔得再次湿润。

本来唾液的臭味已经淡了不少,这下子被新鲜口水一激,房间裏都弥漫起一

股浓浓的臭味,我本以爲老婆会很反感这味道,沒想到她竟然比我还痴迷。她抱

着我被严严实实封住的脸颊,狠命地舔着嗅着,我一摸她下面,阴道外都早已泛

漤成灾,淫水顺着大腿一点点流下,弄得一片湿滑。

不过今晚已经太晚,我俩也都精疲力竭,两人边耳鬓厮磨,边玩弄着对方的

生殖器,手上都沾满了前列腺液和淫水,在浓烈的唾液臭味中渐渐睡去。

网友评论: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